成都禾创药业集团组织不法之徒非法侵入他人住宅

栏目:影视综艺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娱乐新闻网 时间:2018-08-31 03:49

成都禾创药业集团组织不法之徒非法侵入他人住宅

经多方证实二仙桥西路34号强征暴拆事件是成都市禾创药业集团所为,这种是公开挑战法律底线,嚣张疯狂至极。当地拆迁公司和禾创药业集团强强联手,敲诈职工福利。让我们实际的产权人得不到应有的补偿,如果拆迁公司能代表成华区政府执行阳光拆迁政策就不会让成都禾创药业集团向住户强行收取高达18万余元的高额房款,更没有其法律依据,这导致6月21日的强征暴拆的发生,在 2018年6日21号上午10时许正常工作时间回家换电瓶车看见有三辆大卡车停在大门口,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不明身份的几个人把我反手强行控制,强行押到他们的汽车里,把我夹在后座中间控制人生自由,强行叫我交出手机,不许报警,我担心我的生命安全不能保证,只有服从。当我反应过来时第一想到的是我母亲的安全,因为她的心脏不好,她现在在哪里!安全吗?我被带到一陌生房间内看到我母亲,胁迫我的人就跑了。事后才知道我的母亲于上午九时许也是被人控制于一辆汽车里,限制人生自由,不许报警。他们载着我母亲在三环路上人员稀少的路段不停的绕行达数小时,在此同时他们强行破门而入,强闯民宅,强行搬走我家私有财产,这是什么行为???根据我国宪法第三十九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搜查或非法侵入公民的住宅。我国刑法第二百四十五条也有明确规定。难道国家的法律他们可以不顾???
  在被强行控制的期间我母亲需要上厕所,看守人员不让我母亲离开,当时正在马路上,我母亲被逼无赖,在马路上就地方便。胁迫我母亲的歹徒要我母亲交出手机,我母亲以生命作为威胁才保住手机,要求告知社区书记来才能谈拆迁协议,借机发出了报警信息,他们听到后疯狂的把我母亲拉拽至陌生房间,要我母亲接受成都禾创药业不合法不合理的拆迁协议。我母亲任然坚持不签字,报警后他们发现警方已进入小区后,他们就强行扔了一串钥匙,急忙拍照后逃离现场。在警察进入后迅速拦截下了他们用于强搬的货车和司机,警察要求他们把我们的家具家电拉回至原住家,此时他们才告知原住家已封门无法拉回,随后警察要求他们必须交出幕后操作者才能放他们离开时,他们经电话联系后,随后成都禾创药业陈涛经理便赶到青龙警署接受调查。事后在陌生房间内发现我家部分家具,经过仔细清点仍有大量 财物无法寻找, 当天在110警察的陪同下回到原住家,发现进入小区的大门被锁,在警察的交涉下我们才来到住家楼下,发现单元门已被人砖墙封死,我们搭梯子从二楼阳台进入单元回到家里发现还有部分家具、家电,最为蹊跷的是我在家里物品里找遍了都没有我们母亲的钱包,钱包里有身份证,银行卡,社保卡。这是什么行为?成都禾创药业和拆迁方曾多次断水断电断路严重影响我们工作生活,我们曾多次报警上访由我们当地社区和街办协调,但成都禾创药业已董事会做出的决定为由拒不与我们协商,让我们缴纳十八万余元的“公转私费”。在长达三年时间里成都禾创药业和拆迁方完全可以采取法律手段,依法依规的走法律程序解决,而不是采取非法手段逼迁住户。我们全家在此居住了三十多快四十了年,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我父亲依法从成都市医药采购供应站分得了福利房,并在2015年拆迁时由成都市房屋征收管理办公室,成都市房管中心依法对我父亲房屋做出了产权认定,我父亲是合法产权人。并且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 中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采取暴力威胁或者违反规定中断供水供电和道路通行等方式迫使被征收人搬迁,采取暴力威胁中断供水供电和道路通行等方式迫使被征收人搬迁,造成的损失,依法承担赔偿责任,对直接负责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人员,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我们被强搬到陌生小区已经两个多月了,警方还没立案,称还在调查中。最开始的十天里这里没电没气,水很小,正常生活都无法保障,我母亲常常噩梦惊醒,他们的这种行为是在置国家的法律不顾,这种公开挑战法律底线,嚣张疯狂至极的事到底是谁做的,在依法治国的今天,我们老百姓连基本权利都得不到保证,财产生命权都受到威胁,在中央部署扫黑除恶的时期,发生这样践踏法律的事件让人匪夷所思。国家三令五申强拆必须由法院裁决,不准断水断电,不准逼迁,望领导相关部门彻查。我们家。。。。在哪里???
  

成都禾创药业集团组织不法之徒非法侵入他人住宅


  

成都禾创药业集团组织不法之徒非法侵入他人住宅


  

成都禾创药业集团组织不法之徒非法侵入他人住宅


  

成都禾创药业集团组织不法之徒非法侵入他人住宅


  

成都禾创药业集团组织不法之徒非法侵入他人住宅


  

成都禾创药业集团组织不法之徒非法侵入他人住宅


  

成都禾创药业集团组织不法之徒非法侵入他人住宅

相关文章
畅言一下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