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多多下半场:富养“中国造”

栏目:社会万象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娱乐新闻网 时间:2019-01-10 19:36

这就是中国制造的新故事:在供应端,原本高度割裂的生产、品牌、销售环节无缝连接起来,实现了高度一体化。在需求端,顺应理性消费的趋势,有望达成低价、优质的

这就是中国制造的新故事:在供应端,原本高度割裂的生产、品牌、销售环节无缝连接起来,实现了高度一体化。在需求端,顺应理性消费的趋势,有望达成低价、优质的双赢。

外资品牌占据金字塔顶端和腰部的好日子,渐渐结束了——精明的消费者们,不再“崇洋媚外”,唯品牌名气是瞻。

从零售商到品牌商,从高频的日用品到低频的3C、家电等,这一全球最大的几十万亿级市场,主导者移位给了中国本土品牌。

连屹立全球日化行业多年的超级巨头宝洁,也对中国市场看走了眼。现任宝洁CEO大卫·泰勒上任三个月,数次来华调研:“宝洁一直把中国当成一个发展中市场,而实际上中国已经成为全世界消费者最挑剔的市场。”

对中国市场的误判,GET不了消费者的兴奋点只是其一,而在供应链的上游,那些过去屈居于后端,为外资大牌提供ODM、OEM的中国本土企业,开始走到台前——至于在营销、渠道层面的短板,可以交由拼多多这样的平台助力拼接完整。

万亿市场待位,“MADE IN CHINA”和拼多多如何讲述中国制造新故事?

01 万亿市场变天

1月3日,苹果股价一度下地10%左右,下跌源于苹果在中国等新兴市场遇冷——苹果二十年来首次下调了收入预期。

苹果无奈相让的市场,被快速崛起的中国本土手机品牌吃下了。

不仅仅3C行业,高频的日用品市场同此凉热。

在婴幼儿奶粉领域:外资奶粉的市场占比从高峰时期的八成,滑落到五成,婴幼儿纸尿裤则从70%下滑到五成左右;

尤有代表性的是宝洁,这家全球日化巨头,其在华品牌从200多个砍到了65个;而且全年营收和利润,更是滑落到了十年之前,CEO大卫·泰勒已经不谈增长了,说得是“重新赢回在华市场”。

而直接和消费者面对面的零售商企业,更早体会到了中国消费者的无情;远东百货累积亏损近百亿新台币;日本最大的零售商伊藤洋华堂旗下的华堂商场,近乎全面撤出北京,退守到成都地区;曾代表高端零售的百盛商场,卖身中国资本,全面退出中国。

受到波及的,还有过去为外资企业代工的中国制造企业。

比如松发陶瓷,这家上市公司属于陶瓷行业的龙头企业,是北京奥运会的官方供应商,其研发的航天员陶瓷徽章,随着神州七号飞向太空——但酒香也怕巷子深,过去松发以为外资品牌代工为主,制造设计的苦活儿累活儿自己干,但却把丰厚利润拱手让给下游的外资品牌商。

到了2015年,外贸需求下滑,松发开始调转风向,把主战场转回国内。

与松发境遇相同的还有家卫士,全球很多大牌的机器人都由它供应。家卫士的母公司松腾实业,不甘于只做代工,已经积累了70多项国家专利——2017年,全球扫地机器人霸主iRobot曾发起“扫地式”专利歼灭战,松腾实业是唯一全身而退者。

手握娴熟的生产技术,以及丰厚的专利积累,松鹤及其旗下家卫士——真地愿意永远隐身之后,做大牌的“代工替身”吗?

与松发、松腾代工为主不同,百亚股份,一直以中国市场为主。当外资巨头开始撤退时,董事长冯永林希望快速补位,把区域品牌,升级为全国品牌——百亚已经做好了准备,位于重庆的400亩百亚工业园区里,26条全球领先的无人生产线川流不息。

数万亿的超级市场似乎伸手可得,但后来者松发、松腾如何拿下这个市场?在成百上千个卫生巾、纸尿裤品牌中,“西南王”百亚如何脱颖而出,成为全国消费者的新宠?

靠传统的广告战和线下渠道不可行,冯永林算过一笔帐,百亚的线下的渠道费用占总成本超过50%,线上市场,流量越来越稀缺,百亚曾大幅投入营销费用,但转换率不佳。

02 中国制造新故事

松发和松鹤从2B到2C、从外贸到内销的转型难题,百亚从区域强势品牌向全国一线品牌的升级挑战,共同答案是“拼多多”。

12月12日,拼多多启动了“新品牌”计划,松发、松腾、百亚是从700多家申请企业中,首批入选的20家新品牌代表。

入选之后,百亚在生产车间里,安装了一个全时段直播的摄像头——在数百万拼多多的用户的注视下,刚刚生产出来的卫生巾、纸尿裤立即进入打包环节,直供消费者。

冯永林说,借助拼多多开辟的增量市场,他计划三年再造一个新百亚——不用打广告战,也不用缴纳高额的入场费,不用支付越来越昂贵的流量费,营销渠道费用几乎降低为0,行业整体积压了两年的库存难题,在百亚也迎刃而解。

怎么做到的?

第一,全链条溯源,全时段监控,获选品牌上传原料采购记录、检测报告、生产日志等信息,打造透明工厂,解决信任难题。

相关文章
畅言一下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